Nozomi_璃落

这里Nozomi_璃落/落千琉,Moonlight六人(KB仙漏路奇嘟)粉,全职厨,涂山上的一只兔子,不时下山去碧蓝航线和迦勒底。婉拒叶皓,叶陶。主吃叶all,罗曼咕哒,梅林咕哒,罗曼梅林/梅林罗曼,博爱党。梅林请来我迦勒底!以上!

【FGO】主角组偶像设:出道吧,迦勒底!

Chaldea


组长:罗玛尼•阿基曼(原)、莱奥纳多•达•芬奇(代理)


组员:藤丸立香(男)、藤丸立香(女)、玛修•基列莱特、莱奥纳多•达•芬奇


吉祥物:芙芙、罗玛尼•阿基曼(?)


经纪人:马里斯比利•阿尼姆斯菲亚(一代)、奥尔加玛丽•阿尼姆斯菲亚(二代)、罗玛尼•阿基曼(暂代)、莱奥纳多•达•芬奇(暂代)、戈尔德尔夫•穆吉克(三代、现任)


运营:庄司显仁(一代)、盐川洋介(二代)、叶良树(三代、现任)


 


Type-moon公司旗下偶像团队。




三度改变经纪人的偶像团队。第一代经纪人马里斯比利•阿尼姆斯菲亚辞职后由一代的女儿奥尔加玛丽•阿尼姆斯菲亚作为经纪人。后来奥尔加玛丽辞职和父亲不知道隐居到哪里去后,不知何故(背后有人捣鬼)一度没有经纪人,结果由队长罗玛尼•阿基曼一边兼任经纪人一边进行活动。结果罗玛尼差点过劳死身体出现问题暂时退出,由代理队长达芬奇暂代处理事物。没过多久有人找上门来,总之自称为戈尔德尔夫•穆吉克的男人成为现任经纪人。


顺口一提,一代队长罗玛尼•阿基曼在阔别一年后重新归来,仍任队长一职,但据本人说回来后自己更像是和吉祥物芙芙同级的存在……?


 


秘闻:1.队长他哥叫所罗门,他弟叫盖提亚。听说一段时间没人做Chaldea经纪人就是他弟搞的,最后他哥出面解决的。


2.至于组员莱奥纳多•达•芬奇和历史上达•芬奇名字一样什么的,本人说是巧合,但为什么会长得和蒙娜丽莎那么像啊……?因此也被怀疑过整容,但实际上并没有。


3.藤丸立香(男)和藤丸立香(女)是双胞胎,家长不知道怎么想的取了同一个名字,粉丝们为了不叫混一般叫男性咕哒男/咕哒君/藤丸,女性咕哒子/立香。


4.关于吉祥物芙芙,是白色的松鼠类(?)动物,隔壁magi•Arthur组(旧剑 梅林组成的偶像组合)组员梅林送的,听说很通人性,不知为何对于曾经养过自己一段时间的梅林特别不满。


5.我们仍未知道马里斯比利所长和奥尔加玛丽所长到底去了哪。不过组员们可能知道吧。总之活得好好的。

就自己随便写的东西

#剧透有

#渣

#“当他的杯倾覆”大概是从哪里看来的句子吧……不太记得出处,如果有知道的麻烦告知


回忆罢,圣女之旗与龙之魔女相对而立。当那个杯倾覆,虚构的赝作(Faker)将复仇之火燃遍大地。


回忆罢,蔷薇皇帝与罗马诸皇相对而立。当那个杯倾覆,毁灭之军神(Attila)将降临于大地。


回忆罢,黄金鹿号与圣玛丽号相对而立。当那个杯倾覆,复仇之魔女(Medea)站立于无边之海洋。


回忆罢,赤雷骑士与雷电神话相对而立。当那个杯倾覆,怜悯之恶兽(Beast)将出现于拯救之人面前。


回忆罢,发明之王与反转枪兵相对而立。当那个杯倾覆,钢铁之白衣(Nurse)无畏前行。


回忆罢,山之哈桑与埃及法老相对而立。当那个杯倾覆,尽头之巨塔(Rhongomyniad)于风暴中起锚。


回忆罢,古之都城与女神联盟相对而立。当那个杯倾覆倾覆,原初之母神(Tiamat)于混沌之潮中苏醒。


回忆罢,迦勒底亚与时间玉座相对而立。玛修·基列莱特之拼命守护,罗玛尼·阿基曼之舍身奉献。当那个杯倾覆,新的风暴(Lostbelt)正在青空下酝酿。

第七特异点摸鱼

第七特异点摸鱼
*渣
*剧透有
*ooc不知道有没有
*是咕哒君

“藤丸立香!你难道也要说乌鲁克已不存在了吗!回答本王!”
——不。
面对王的问题,王因为替他挡下攻击而受的伤,一片火海的乌鲁克,少年想起了在乌鲁克短暂生活的点点滴滴。
“乌鲁克——”
过往所见到的乌鲁克的繁荣历历在目,即使在战乱与危险之中生活也仍旧笑着的居民们,那是一段难得的体验,是一段美好的日子。
能在三女神联盟的逼迫下使乌鲁克如此繁荣,王一人扛下了诸多重担。召唤从者,日夜处理政务,还用自己的魔力填充号炮……纵使三度迎来过劳死,也仍为乌鲁克而奋斗着。
而如今,自己需要说出的话,他已经明晰了。
“乌鲁克——”
没有彷徨或是迷茫,少年的蓝眸里是坚定与清明。
“——仍存于此!”

狗年讲狗

#相声#
#ooc#
#娱乐向#
#写着玩#
#渣#
#哇我竟然写文了?#

(捧、逗哏上场 掌声)
盐疯骑礼*(不是)言峰绮礼(以下简称言):今天来了不少观众。
红A(以下简称弓):是。
言:我旁边这位,大家都熟悉。迦勒底著名老妈子,卫宫士郎。
弓:嘿!我不是,我没有。
言:我呢,言峰绮礼,任职于东木教会,最近也去了趟迦勒底。**
弓:诶,是。
言:今天吧,是跨年夜。
弓:元旦。
言:马上就要到2018年了,在这里先祝在座各位新年快乐!
弓:新年快乐。
言:2018年是狗年。
弓:对。
言:狗年,狗年啊......狗年......(没良心master的微笑)
弓:后台那位***的年份。
(笑声)
言:古人就讲究吟诗作对。有事没事都得吟个诗作个对。
弓:没错。
言:大过年了,咱就不作对了,来吟个诗吧。
弓:总算绕回来了。
言:既然是狗年,咱就得讲跟狗有关的。
弓:跟狗有关的...有这样的诗吗?
言:当然有啊。苟利国......
弓:这个苟啊!?
(笑声)
言:...家生死以......
弓:别别别您停一下。
言:怎么了?
弓:等您说完这一句,咱们这个相声的一分钟就只有59秒了。
(笑声)
言:是不是跟狗有关吧?你就说,是不是?
弓:这不是一个狗啊。
言:不是一个狗?那是哪只狗?后台那只?
弓:您可别,别回来大过年的那位冲上来见了血了。
弓:不应该是动物的那个狗吗?
言:我又没说那个狗,音一样不就行了。
弓:嗨,行行行您开心就好。
弓:要是这样啊,我也能啊。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
言:新的一年您要是有资金了,苟富贵,勿相忘啊。圣杯战争事后的维修费什么的......(表情阴郁)
弓:我也有不了资金啊……
言:也是,迦勒底都被骑士王们吃穷了。
(起哄声)
弓:而且我都被遣返了。不吾知其亦已兮,苟余情其信芳。****
言:正义的伙伴啊。
弓:诶,该您了。
言:什么啊?
弓:该您说了啊。
言:哦——对。我的回合,抽卡!*****
弓:嗨,不是,您从隔壁剧组回来。该您吟诗了。
言:这个......这个嘛......
弓:您这是想不出来了?
言:哪会想不出来啊,这不还一句嘛。
弓:哪句啊?
言:自裁吧,Lancer!
弓:嗨呀!
(笑声)(鞠躬下台)
————————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知道大家看的开不开心反正我写得很开心。
在吃饭的时候突然想到的,吃完饭赶紧写了。
今年最后一更。大家元旦快乐。
注释:
*“盐疯骑礼”日服盐川送了个骑阶辉石。
**“最近去了趟迦勒底”和“被遣返”指2.0剧情。
***“后台那位”指大狗,库丘林。
****“不吾知其亦已兮,苟余情其信芳。”语出《离骚》屈原 没人理解我,就让他去大放厥词吧!只要我内心是真正的馥郁芳芬。
*****“我的回合,抽卡!”游戏王梗。

占tag歉。
问一下,有没有人有跑动的芙芙的动图啊?
就是黑屏的时候右下角芙芙的gif

速成 临摹的弓呆愚人节卡面 许愿弓呆

讲个事。之前忘了说了。
之前达芬奇up时候我单抽一个呼符一个一共两个阿尔托莉雅,saber喜三宝,美滋滋。
哦,我还出了达芬奇。
终于不再只有一个五星的迦勒底.jpg

有人加好友吗...练度超低。
b站下载。

【梅林罗曼和罗曼梅林我也不知道是哪个】木偶与蝶


*脑洞源《【幻晓伊】木偶与蝶》
*实际上和歌曲大概没什么关系了.....
*联系了一下排版,依旧渣。
*FGO同人
*ooc可能有?不确定
*有剧透
*渣
*渣
*渣
*特别渣!
*我在写什么....

——Chapter 00

『……然而这些特征全部都不是所罗门本人的意志。所罗门从一出生便被定为“王”,他因为听到了神之言而诞生,其实他的内心宛如机械,是被剥夺了所有人类喜怒哀乐感受的非人类。』

——就像一个木偶,一个由神所操控的木偶。
在神所造的舞台上,进行完美的表演。

——Chapter 01

所罗门从出生便被神定为“王”。

神不想让他悲伤,于是拿走了他的情感。
神赋予他无上智慧,以十枚戒指为智慧之证。

所罗门,是神的木偶。


罗玛尼·阿其曼——准确来说那时还是所罗门,第一次见到梅林是在梦里。

身旁是盛开着的鲜花组成的仿佛无边无际的花海,脚下是石子铺成的路,一直延伸着直到尽头的高塔。
所罗门沿着路一步步向前,路的尽头,一位虹色长发梦魔静静站在塔前,仿佛一直等待着他的到来。

“原来是所罗门王啊。”
虹色长发的梦魔如此说。
“这里是阿瓦隆。没想到您能进来这里呢。”
虹色长发随清风微微摆动,在阳光照耀下映出浅淡的光,仿佛扇动着翅膀的蝴蝶。
“既然已经来了,不如在这里喝杯茶再走吧?”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Chapter 02

第二次是在所罗门即将死去之前的梦境。
王早已知道自己离去的日子,也不带悲喜地接受着这个现实。

阿瓦隆里不分四季,有的只是日升月落和一年到头始终不变的景色,鲜花永不凋谢,就连微风也像是始终不变。
虹色长发的半梦魔——梅林,也依旧站在塔前,带着与上次同样的笑容。

这次阿瓦隆里是黑夜。一弯新月安静地卧在天幕上,繁星像是被撒下的沙一般分布着。月光静静地洒在阿瓦隆的每一朵花上,静静地撒在所罗门王和梅林的身上。

这是第二次。

——Chapter 03

再后来的事情,便是不知多久后了。

所罗门被迦勒底所长马里斯比雷·阿尼姆斯菲亚通过英灵召唤系统召唤而出,作为迦勒底英灵召唤系统的一号成功案例帮助马里斯比雷·阿尼姆斯菲亚赢得了一次圣杯战争。
院长将向圣杯许愿的权利让给了所罗门。而王,选择了成为一个人类。
真真正正的人。

神的木偶,有了自己的思想。

事情从此向着一个既定的方向飞奔而去,不可逆转。

王在成为真正的人的瞬间看到了未来——
那是遍地哀嚎、寸草不生的时代。
那是人理被毁灭的结局。

所罗门王从此成了罗玛尼·阿其曼。
因为成为真正的人类之前所看到的事情让他留在了迦勒底,也在这段日子里真正地成为一个“人”。


迦勒底最后的御主召唤出梅林是在第七特异点后。
当虹色长发的梦魔出现在召唤阵中时,罗曼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好,迦勒底的Master君。我是梅林,人称花之魔术师。不必拘谨,叫我梅林就好。太拘谨我可不擅长啊”
梅林看向眼前的咕哒子,然后看到了站在召唤阵一边的罗曼,微笑着没多说什么。
只是在Master还在为自己召唤出梅林而发愣的时候比了个“好久不见”的口型而已啦。
仅此而已啦。

——Chapter 04

最后一次见面,是在最终的时间神殿。
即使早已知道罗曼的身份,但当他出现在时间神殿中还是有些惊讶。

......是的,结局会是这样的。
自己早就通过千里眼看到了不是吗?......虽然只是片段。

在最后的最后,梅林见证了自己曾亲眼看到的画面。


『......Ars Nova。』
“....永别。”

——Chapter 05

给你讲个故事吧。

一个孩子,从诞生之时就背负了沉重的负担。
神拿走他的感情,给予他智慧。
可没有感情的人,与木偶有什么区别呢?

少年作为神的木偶,听从神的意旨,背负着沉重的负担,成为了很厉害的人物。

有一天,他的梦境中出现了一只蝴蝶。蝴蝶虽只停留在他的梦中片刻便离去,但一直静静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少年成长着,成长为贤明的君王。

少年作为木偶进行完美的表演,在神所搭建的舞台。
少年因此受到爱戴。

后来少年作为贤王逝去。
少年在死后因为留下累累功绩,升格为英灵,在英灵座上呆了近千年。直到被召唤出来。
少年以王的形态被召唤,然后在万能的许愿器前许下了成为“人”的愿望。

木偶有了自己的思想,脱离了控制。

后来少年与蝴蝶又一次相见,却不是在梦境里,而是在现实。
蝴蝶停留在少年的指尖。

可最后,因为一场变故,少年变回木偶时的样子,最后选择了永远地消失,而使对方也消失。

——Chapter 06

『禁锢此地的我
飞往晴空的蝶
向着彼此致歉
再从容告别』

蝴蝶飞舞 却再停不在少年的指间。

——End——

跟风。 红圈已有,绿圈想要,黑圈特别想要,怕是史上最惨。别看了我真的就那一个五星。非酋的绝望.jpg顺口一提想要的还有某个实装遥遥无期——啊反正也不存在多大实装可能性的人。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