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zomi_璃落

这里Nozomi_璃落/落千琉,Moonlight六人(KB仙漏路奇嘟)粉,全职厨,涂山上的一只兔子,不时下山去碧蓝航线和迦勒底。婉拒叶皓,叶陶。主吃叶all,罗曼咕哒,梅林咕哒,罗曼梅林/梅林罗曼,博爱党。梅林请来我迦勒底!以上!

狗年讲狗

#相声#
#ooc#
#娱乐向#
#写着玩#
#渣#
#哇我竟然写文了?#

(捧、逗哏上场 掌声)
盐疯骑礼*(不是)言峰绮礼(以下简称言):今天来了不少观众。
红A(以下简称弓):是。
言:我旁边这位,大家都熟悉。迦勒底著名老妈子,卫宫士郎。
弓:嘿!我不是,我没有。
言:我呢,言峰绮礼,任职于东木教会,最近也去了趟迦勒底。**
弓:诶,是。
言:今天吧,是跨年夜。
弓:元旦。
言:马上就要到2018年了,在这里先祝在座各位新年快乐!
弓:新年快乐。
言:2018年是狗年。
弓:对。
言:狗年,狗年啊......狗年......(没良心master的微笑)
弓:后台那位***的年份。
(笑声)
言:古人就讲究吟诗作对。有事没事都得吟个诗作个对。
弓:没错。
言:大过年了,咱就不作对了,来吟个诗吧。
弓:总算绕回来了。
言:既然是狗年,咱就得讲跟狗有关的。
弓:跟狗有关的...有这样的诗吗?
言:当然有啊。苟利国......
弓:这个苟啊!?
(笑声)
言:...家生死以......
弓:别别别您停一下。
言:怎么了?
弓:等您说完这一句,咱们这个相声的一分钟就只有59秒了。
(笑声)
言:是不是跟狗有关吧?你就说,是不是?
弓:这不是一个狗啊。
言:不是一个狗?那是哪只狗?后台那只?
弓:您可别,别回来大过年的那位冲上来见了血了。
弓:不应该是动物的那个狗吗?
言:我又没说那个狗,音一样不就行了。
弓:嗨,行行行您开心就好。
弓:要是这样啊,我也能啊。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
言:新的一年您要是有资金了,苟富贵,勿相忘啊。圣杯战争事后的维修费什么的......(表情阴郁)
弓:我也有不了资金啊……
言:也是,迦勒底都被骑士王们吃穷了。
(起哄声)
弓:而且我都被遣返了。不吾知其亦已兮,苟余情其信芳。****
言:正义的伙伴啊。
弓:诶,该您了。
言:什么啊?
弓:该您说了啊。
言:哦——对。我的回合,抽卡!*****
弓:嗨,不是,您从隔壁剧组回来。该您吟诗了。
言:这个......这个嘛......
弓:您这是想不出来了?
言:哪会想不出来啊,这不还一句嘛。
弓:哪句啊?
言:自裁吧,Lancer!
弓:嗨呀!
(笑声)(鞠躬下台)
————————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知道大家看的开不开心反正我写得很开心。
在吃饭的时候突然想到的,吃完饭赶紧写了。
今年最后一更。大家元旦快乐。
注释:
*“盐疯骑礼”日服盐川送了个骑阶辉石。
**“最近去了趟迦勒底”和“被遣返”指2.0剧情。
***“后台那位”指大狗,库丘林。
****“不吾知其亦已兮,苟余情其信芳。”语出《离骚》屈原 没人理解我,就让他去大放厥词吧!只要我内心是真正的馥郁芳芬。
*****“我的回合,抽卡!”游戏王梗。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