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zomi_璃落

这里Nozomi_璃落/落千琉,Moonlight六人(KB仙漏路奇嘟)粉,全职厨,涂山上的一只兔子,不时下山去碧蓝航线和迦勒底。婉拒叶皓,叶陶。主吃叶all,罗曼咕哒,梅林咕哒,罗曼梅林/梅林罗曼,博爱党。梅林请来我迦勒底!以上!

【FGO】主角组偶像设:出道吧,迦勒底!

Chaldea


组长:罗玛尼•阿基曼(原)、莱奥纳多•达•芬奇(代理)


组员:藤丸立香(男)、藤丸立香(女)、玛修•基列莱特、莱奥纳多•达•芬奇


吉祥物:芙芙、罗玛尼•阿基曼(?)


经纪人:马里斯比利•阿尼姆斯菲亚(一代)、奥尔加玛丽•阿尼姆斯菲亚(二代)、罗玛尼•阿基曼(暂代)、莱奥纳多•达•芬奇(暂代)、戈尔德尔夫•穆吉克(三代、现任)


运营:庄司显仁(一代)、盐川洋介(二代)、叶良树(三代、现任)


 


Type-moon公司旗下偶像团队。




三度改变经纪人的偶像团队。第一代经纪人马里斯比利•阿尼姆斯菲亚辞职后由一代的女儿奥尔加玛丽•阿尼姆斯菲亚作为经纪人。后来奥尔加玛丽辞职和父亲不知道隐居到哪里去后,不知何故(背后有人捣鬼)一度没有经纪人,结果由队长罗玛尼•阿基曼一边兼任经纪人一边进行活动。结果罗玛尼差点过劳死身体出现问题暂时退出,由代理队长达芬奇暂代处理事物。没过多久有人找上门来,总之自称为戈尔德尔夫•穆吉克的男人成为现任经纪人。


顺口一提,一代队长罗玛尼•阿基曼在阔别一年后重新归来,仍任队长一职,但据本人说回来后自己更像是和吉祥物芙芙同级的存在……?


 


秘闻:1.队长他哥叫所罗门,他弟叫盖提亚。听说一段时间没人做Chaldea经纪人就是他弟搞的,最后他哥出面解决的。


2.至于组员莱奥纳多•达•芬奇和历史上达•芬奇名字一样什么的,本人说是巧合,但为什么会长得和蒙娜丽莎那么像啊……?因此也被怀疑过整容,但实际上并没有。


3.藤丸立香(男)和藤丸立香(女)是双胞胎,家长不知道怎么想的取了同一个名字,粉丝们为了不叫混一般叫男性咕哒男/咕哒君/藤丸,女性咕哒子/立香。


4.关于吉祥物芙芙,是白色的松鼠类(?)动物,隔壁magi•Arthur组(旧剑 梅林组成的偶像组合)组员梅林送的,听说很通人性,不知为何对于曾经养过自己一段时间的梅林特别不满。


5.我们仍未知道马里斯比利所长和奥尔加玛丽所长到底去了哪。不过组员们可能知道吧。总之活得好好的。

就自己随便写的东西

#剧透有

#渣

#“当他的杯倾覆”大概是从哪里看来的句子吧……不太记得出处,如果有知道的麻烦告知


回忆罢,圣女之旗与龙之魔女相对而立。当那个杯倾覆,虚构的赝作(Faker)将复仇之火燃遍大地。


回忆罢,蔷薇皇帝与罗马诸皇相对而立。当那个杯倾覆,毁灭之军神(Attila)将降临于大地。


回忆罢,黄金鹿号与圣玛丽号相对而立。当那个杯倾覆,复仇之魔女(Medea)站立于无边之海洋。


回忆罢,赤雷骑士与雷电神话相对而立。当那个杯倾覆,怜悯之恶兽(Beast)将出现于拯救之人面前。


回忆罢,发明之王与反转枪兵相对而立。当那个杯倾覆,钢铁之白衣(Nurse)无畏前行。


回忆罢,山之哈桑与埃及法老相对而立。当那个杯倾覆,尽头之巨塔(Rhongomyniad)于风暴中起锚。


回忆罢,古之都城与女神联盟相对而立。当那个杯倾覆倾覆,原初之母神(Tiamat)于混沌之潮中苏醒。


回忆罢,迦勒底亚与时间玉座相对而立。玛修·基列莱特之拼命守护,罗玛尼·阿基曼之舍身奉献。当那个杯倾覆,新的风暴(Lostbelt)正在青空下酝酿。

铃铛与( )之光

铃铛与(            )之光


*咕哒子与“某个人”的故事(看下去你就知道是谁了)


*渣


*私设有 咕哒子曾经送给“某人”铃铛


*各种各样的设定 


*咕哒子的性格也纯属自设


*咕哒她,又双叒叕被反召唤了。


*失忆有


*时间设定七个异闻带全部结束


*2.0的设定不太熟 有错请指正


 


————


Charpter 01


 


“立香......”


——是谁?


 


“藤丸……立香……”


——是谁在呼唤我的名字?


 


是很耳熟的声音。耳熟,却无法想起是谁。


像是距离真相只有一层窗户纸,却无法捅破。


 


“不要......忘记......”


——你要说什么?忘记什么?


 


“◾️◾️◾️……◾️◾️。”


——什么?是谁?究竟是谁?


 


后面的话变为一片杂音。


 


立香猛地睁眼。


 


眼前是木质的天花板,很明显这是一间木屋。屋里很暖和,自己旁边是砖制的壁炉,其中火烧得很旺。自己躺在一张床上,身上盖着被子。壁炉另一边是一张桌子,桌前是一扇紧闭着的窗户,窗外雪似乎稍小了些;窗对面是一扇门。


 


门被推开,一个女人端着一碗热水走了进来。


“啊,你醒了。”女人有些惊喜的样子,“你睡了两天了,我和我丈夫都很担心你。”


立香撑着床一点点坐起:“我......这是在哪里?”


“非要说是哪里的话,我也不清楚。我们村子里祖辈就在这了,也不说究竟是什么地方,我们也没有出过村。出村想要离开这里的,都没有回来,不知是怎么了。”女子将碗放在旁边,坐到了床边,“我叫艾莉娜,前天我丈夫听到有敲门声,打开门看见你躺在冰天雪地里,就赶紧把你抱进来。说起来,你怎么会在冰天雪地里躺着?”


立香倒了谢,只说自己是迷路了,晕在了雪中,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必客气。”艾莉娜站起身,“我先去给你做些吃的充饥,我丈夫安其罗去邻居家办事了,一会就会回来。你先再歇一会。”


她说着走出了房间。


 


立香躺回床上,开始梳理发生的事情和现在的情况。


自己莫名到了冰天雪地之中,四下无人时被冻得晕倒,不知为何到了这里,被安其罗夫妇搭救。


和迦勒底的通讯暂时连不上,也不知道达芬奇他们是不是已经发现了自己消失的事情。


目前对于这里还是一无所知的状态。什么情报都没有,反而疑问越来越多。回来问一问安其罗吧。


 


这样过了一小会,传来了“噔噔噔”的敲门声。


“我进来了哦?”艾莉娜的声音。


“请进。”立香如此回答。


 


————


*我终于又更新了。可能大部分人已经不知道我之前写的什么了....麻烦自己翻一下上一篇(已然是黑历史)。


*是千里眼(梦)EX的咕哒。


*考试前一晚更新,我这是在作死。


*名字嘛,瞎起的。


*写Charpter00的时候冻土刚出没多久,现在2.0.2都出了....



第七特异点摸鱼

第七特异点摸鱼
*渣
*剧透有
*ooc不知道有没有
*是咕哒君

“藤丸立香!你难道也要说乌鲁克已不存在了吗!回答本王!”
——不。
面对王的问题,王因为替他挡下攻击而受的伤,一片火海的乌鲁克,少年想起了在乌鲁克短暂生活的点点滴滴。
“乌鲁克——”
过往所见到的乌鲁克的繁荣历历在目,即使在战乱与危险之中生活也仍旧笑着的居民们,那是一段难得的体验,是一段美好的日子。
能在三女神联盟的逼迫下使乌鲁克如此繁荣,王一人扛下了诸多重担。召唤从者,日夜处理政务,还用自己的魔力填充号炮……纵使三度迎来过劳死,也仍为乌鲁克而奋斗着。
而如今,自己需要说出的话,他已经明晰了。
“乌鲁克——”
没有彷徨或是迷茫,少年的蓝眸里是坚定与清明。
“——仍存于此!”

啊我都忘了.............
emmm忘记更文了.....
我错了。等我上完补习班就写。
想开新坑啊……
FGO*刀剑乱舞,咕哒子既是迦勒底master还是刀剑乱舞审神者.....
大概也就是想一想。

铃铛与( )之光(一)

铃铛与(           )之光
*咕哒子与“某个人”的故事(看下去你就知道是谁了)
*私设有 咕哒子曾经送给“某人”铃铛
*各种各样的设定
*大热天的,写点凉快的东西。
*咕哒子的性格也纯属自设
*咕哒她,又双叒叕被反召唤了。
*失忆有
*时间设定七个异闻带全部结束
*2.0的设定不太熟 有错请指正
*太渣无颜面对江东父老和各位大佬
*ooc

—以下正文————

睁开眼,眼前是茫茫的白雪。
明明上一秒还在睡梦之中,下一秒却又孤身一人被拉到了雪原之中。立香知道,自己又被反召唤了。
反正经常会有这种情况,立香已经完全习惯了。
所以说,这次是谁呢?茫茫大雪阻碍了视线,能看到的地方都是一片纯白。是冻土帝国的皇女?还是赫拉克勒斯?
一时不能确定是谁,立香只能选择了一个方向走去。反正光待在原地大概也不会有什么进展,想要找到线索知道是谁,只能前进了。
“好冷......”
一阵寒风吹过,立香抖了抖身子。她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并非极地战斗服,而是白色的迦勒底战斗服。
“即使如此,也不应该这么冷啊......”
寒冷仿佛直接渗入骨髓,如此才使战斗服显得有些单薄。立香双手环在胸前,试图减少热量的散发。

地上雪很厚。

立香深一脚浅一脚地在雪中跋涉,寒冷随着一步步前进而越来越深入。她不时将手掌拢起,向手心呼几口热气试图温暖一些。

眼前无边的暴风雪让立香有些想起了在迦勒底的日子。迦勒底建在雪山之上,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难有放晴。她总是在走廊透过玻璃看着外面的风雪。
她想起自己曾许多次做过独自在暴雪中前行的梦。眼前是一片纯白,冷风呼呼地吹。雪中似乎有个人影,很熟悉,但立香怎么也想不起究竟是谁。每次都是在感觉即将支撑不住的时候醒来,睁开眼,眼前还是迦勒底纯白色的天花板,跟雪一样的白色。
这总使她感到不真实,仿佛自己已经在天堂上了。
而如今,她真的独自一人在暴风雪中行走。

也不知走了多久。
雪一直未停,狂风也愈发呼啸。最开始还会感觉到冷,后来立香已经感觉不到冷了,反而觉得有些温暖。
在倒下前的一瞬间,她仿佛在风雪呼啸声中,听到了一声清脆的铃声。
此后,她的世界变得一片沉寂。

————

狗年讲狗

#相声#
#ooc#
#娱乐向#
#写着玩#
#渣#
#哇我竟然写文了?#

(捧、逗哏上场 掌声)
盐疯骑礼*(不是)言峰绮礼(以下简称言):今天来了不少观众。
红A(以下简称弓):是。
言:我旁边这位,大家都熟悉。迦勒底著名老妈子,卫宫士郎。
弓:嘿!我不是,我没有。
言:我呢,言峰绮礼,任职于东木教会,最近也去了趟迦勒底。**
弓:诶,是。
言:今天吧,是跨年夜。
弓:元旦。
言:马上就要到2018年了,在这里先祝在座各位新年快乐!
弓:新年快乐。
言:2018年是狗年。
弓:对。
言:狗年,狗年啊......狗年......(没良心master的微笑)
弓:后台那位***的年份。
(笑声)
言:古人就讲究吟诗作对。有事没事都得吟个诗作个对。
弓:没错。
言:大过年了,咱就不作对了,来吟个诗吧。
弓:总算绕回来了。
言:既然是狗年,咱就得讲跟狗有关的。
弓:跟狗有关的...有这样的诗吗?
言:当然有啊。苟利国......
弓:这个苟啊!?
(笑声)
言:...家生死以......
弓:别别别您停一下。
言:怎么了?
弓:等您说完这一句,咱们这个相声的一分钟就只有59秒了。
(笑声)
言:是不是跟狗有关吧?你就说,是不是?
弓:这不是一个狗啊。
言:不是一个狗?那是哪只狗?后台那只?
弓:您可别,别回来大过年的那位冲上来见了血了。
弓:不应该是动物的那个狗吗?
言:我又没说那个狗,音一样不就行了。
弓:嗨,行行行您开心就好。
弓:要是这样啊,我也能啊。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
言:新的一年您要是有资金了,苟富贵,勿相忘啊。圣杯战争事后的维修费什么的......(表情阴郁)
弓:我也有不了资金啊……
言:也是,迦勒底都被骑士王们吃穷了。
(起哄声)
弓:而且我都被遣返了。不吾知其亦已兮,苟余情其信芳。****
言:正义的伙伴啊。
弓:诶,该您了。
言:什么啊?
弓:该您说了啊。
言:哦——对。我的回合,抽卡!*****
弓:嗨,不是,您从隔壁剧组回来。该您吟诗了。
言:这个......这个嘛......
弓:您这是想不出来了?
言:哪会想不出来啊,这不还一句嘛。
弓:哪句啊?
言:自裁吧,Lancer!
弓:嗨呀!
(笑声)(鞠躬下台)
————————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知道大家看的开不开心反正我写得很开心。
在吃饭的时候突然想到的,吃完饭赶紧写了。
今年最后一更。大家元旦快乐。
注释:
*“盐疯骑礼”日服盐川送了个骑阶辉石。
**“最近去了趟迦勒底”和“被遣返”指2.0剧情。
***“后台那位”指大狗,库丘林。
****“不吾知其亦已兮,苟余情其信芳。”语出《离骚》屈原 没人理解我,就让他去大放厥词吧!只要我内心是真正的馥郁芳芬。
*****“我的回合,抽卡!”游戏王梗。

占tag歉。
问一下,有没有人有跑动的芙芙的动图啊?
就是黑屏的时候右下角芙芙的gif

透明文手小秘密

scp-009:

瑟瑟发抖jpg.


如遇:



1.向圈内大佬低头,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2.很喜欢红心蓝手,然而……啊……想想就行了。












3.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麻麻!这里有个小天使!!








4.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












5.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












6.时常会自暴自弃,算了算了,溜了溜了,反正也没人看。












7.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赞!了!












8.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啊,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












9.不停地写不停的写,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












10.很想放弃,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拉不到……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












11.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心理极其矛盾。












12.笔力撑不起脑洞,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苦闷.jpg)。












13.会来回的看评论,想说很多话,但是是个语废不知道说什么,担心会不会吓到小天使,最后很怂的发了颜表情。












14.有人催更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15.被叫大佬/太太超级惶恐,不,我不是!












16.被关注的太太也关注了,瑟瑟发抖到突然感觉不会写文。

































※欢迎大家补充啊。


速成 临摹的弓呆愚人节卡面 许愿弓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