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zomi_璃落

这里Nozomi_璃落/落千琉,Moonlight六人(KB仙漏路奇嘟)粉,全职厨,涂山上的一只兔子,不时下山去碧蓝航线和迦勒底。婉拒叶皓,叶陶。主吃叶all,罗曼咕哒,梅林咕哒,罗曼梅林/梅林罗曼,博爱党。梅林请来我迦勒底!以上!

有人加好友吗...练度超低。
b站下载。

【梅林罗曼和罗曼梅林我也不知道是哪个】木偶与蝶


*脑洞源《【幻晓伊】木偶与蝶》
*实际上和歌曲大概没什么关系了.....
*联系了一下排版,依旧渣。
*FGO同人
*ooc可能有?不确定
*有剧透
*渣
*渣
*渣
*特别渣!
*我在写什么....

——Chapter 00

『……然而这些特征全部都不是所罗门本人的意志。所罗门从一出生便被定为“王”,他因为听到了神之言而诞生,其实他的内心宛如机械,是被剥夺了所有人类喜怒哀乐感受的非人类。』

——就像一个木偶,一个由神所操控的木偶。
在神所造的舞台上,进行完美的表演。

——Chapter 01

所罗门从出生便被神定为“王”。

神不想让他悲伤,于是拿走了他的情感。
神赋予他无上智慧,以十枚戒指为智慧之证。

所罗门,是神的木偶。


罗玛尼·阿其曼——准确来说那时还是所罗门,第一次见到梅林是在梦里。

身旁是盛开着的鲜花组成的仿佛无边无际的花海,脚下是石子铺成的路,一直延伸着直到尽头的高塔。
所罗门沿着路一步步向前,路的尽头,一位虹色长发梦魔静静站在塔前,仿佛一直等待着他的到来。

“原来是所罗门王啊。”
虹色长发的梦魔如此说。
“这里是阿瓦隆。没想到您能进来这里呢。”
虹色长发随清风微微摆动,在阳光照耀下映出浅淡的光,仿佛扇动着翅膀的蝴蝶。
“既然已经来了,不如在这里喝杯茶再走吧?”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Chapter 02

第二次是在所罗门即将死去之前的梦境。
王早已知道自己离去的日子,也不带悲喜地接受着这个现实。

阿瓦隆里不分四季,有的只是日升月落和一年到头始终不变的景色,鲜花永不凋谢,就连微风也像是始终不变。
虹色长发的半梦魔——梅林,也依旧站在塔前,带着与上次同样的笑容。

这次阿瓦隆里是黑夜。一弯新月安静地卧在天幕上,繁星像是被撒下的沙一般分布着。月光静静地洒在阿瓦隆的每一朵花上,静静地撒在所罗门王和梅林的身上。

这是第二次。

——Chapter 03

再后来的事情,便是不知多久后了。

所罗门被迦勒底所长马里斯比雷·阿尼姆斯菲亚通过英灵召唤系统召唤而出,作为迦勒底英灵召唤系统的一号成功案例帮助马里斯比雷·阿尼姆斯菲亚赢得了一次圣杯战争。
院长将向圣杯许愿的权利让给了所罗门。而王,选择了成为一个人类。
真真正正的人。

神的木偶,有了自己的思想。

事情从此向着一个既定的方向飞奔而去,不可逆转。

王在成为真正的人的瞬间看到了未来——
那是遍地哀嚎、寸草不生的时代。
那是人理被毁灭的结局。

所罗门王从此成了罗玛尼·阿其曼。
因为成为真正的人类之前所看到的事情让他留在了迦勒底,也在这段日子里真正地成为一个“人”。


迦勒底最后的御主召唤出梅林是在第七特异点后。
当虹色长发的梦魔出现在召唤阵中时,罗曼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好,迦勒底的Master君。我是梅林,人称花之魔术师。不必拘谨,叫我梅林就好。太拘谨我可不擅长啊”
梅林看向眼前的咕哒子,然后看到了站在召唤阵一边的罗曼,微笑着没多说什么。
只是在Master还在为自己召唤出梅林而发愣的时候比了个“好久不见”的口型而已啦。
仅此而已啦。

——Chapter 04

最后一次见面,是在最终的时间神殿。
即使早已知道罗曼的身份,但当他出现在时间神殿中还是有些惊讶。

......是的,结局会是这样的。
自己早就通过千里眼看到了不是吗?......虽然只是片段。

在最后的最后,梅林见证了自己曾亲眼看到的画面。


『......Ars Nova。』
“....永别。”

——Chapter 05

给你讲个故事吧。

一个孩子,从诞生之时就背负了沉重的负担。
神拿走他的感情,给予他智慧。
可没有感情的人,与木偶有什么区别呢?

少年作为神的木偶,听从神的意旨,背负着沉重的负担,成为了很厉害的人物。

有一天,他的梦境中出现了一只蝴蝶。蝴蝶虽只停留在他的梦中片刻便离去,但一直静静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少年成长着,成长为贤明的君王。

少年作为木偶进行完美的表演,在神所搭建的舞台。
少年因此受到爱戴。

后来少年作为贤王逝去。
少年在死后因为留下累累功绩,升格为英灵,在英灵座上呆了近千年。直到被召唤出来。
少年以王的形态被召唤,然后在万能的许愿器前许下了成为“人”的愿望。

木偶有了自己的思想,脱离了控制。

后来少年与蝴蝶又一次相见,却不是在梦境里,而是在现实。
蝴蝶停留在少年的指尖。

可最后,因为一场变故,少年变回木偶时的样子,最后选择了永远地消失,而使对方也消失。

——Chapter 06

『禁锢此地的我
飞往晴空的蝶
向着彼此致歉
再从容告别』

蝴蝶飞舞 却再停不在少年的指间。

——End——

翻了最近各种圈servant的图,发现还是有很多人和我一样没有孔明的。
孔老师要不我下次抽卡放出师表?
只有一个五星的绝望.jpg
不管了不想了不等了不要不快乐
非难已停止挣扎了
不管了不想了不等了这样挺好的
玄不救非氪不改命

跟风。 红圈已有,绿圈想要,黑圈特别想要,怕是史上最惨。别看了我真的就那一个五星。非酋的绝望.jpg顺口一提想要的还有某个实装遥遥无期——啊反正也不存在多大实装可能性的人。
以上。

七大头:

拜托叶粉看清楚状况,不要以为你乖巧可人官方就会怜悯你一秒钟。官方眼里主角,不存在的。叶粉,不存在的。再对官方抱有希望,就是犯贱无误了。

叶修的小棉袄:

我真的想求求大家,别买官方出的任何叶修周边了。求求你们,别买了,一次都别买,一样都不买账,好么?

愿每一个同担都能被温柔以待:

男主叶修?群像全职?垃圾官方?带你走进荣耀叶粉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 


长微博地址:http://weibo.com/u/5644005427?refer_flag=1001030201_&is_all=1#_rnd1495733925710

熬夜做到现在,请同担姑娘们多去微博支持转发,谢谢!

《全职高手》动画BGM疑似涉及抄袭

k。

蟹粉年糕_原ID青旗沽酒:

k,他们都是我放在心尖尖上的人。

希望官方严肃处理。


既末何初:



【《全职高手》动漫第二集3:15秒处的背景音乐,
日本作曲家林友树给《排球少年》配的第二期OST-VOL.2-《神業速攻》一曲】




主旋律几乎一模一样,转换成钢琴音抬高八度。




【《全职高手》动漫第一集17分04秒,疑似《棋魂》的get over钢琴版的一段】
已反应官方,官方已及时回复,希望严肃处理。
音乐属于外包,音乐制作:幻想动漫音乐

全职是我最喜欢的小说,也是我最喜欢人物所在的世界。
我把它捧在心尖,希望它干干净净,不跟那两个字沾边,不沾染一点灰尘。
已做好最坏的打算,希望官方及时处理,有一个正确的态度。




做错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自己错了。




我们的要求其实不高只是一个纯粹而已。

气到手指发抖没法码字。


让我入了没多久就感觉好乱不爱的圈,这大概是第一个..
不点名。

[全职]首届荣耀世界邀请赛国家队宣传片Victory

荣耀。

飞起来的圆圈:

突然很想给首届世邀赛的国家队再做一支宣传片,


可惜我的后期技术很不到家,于是就用写的吧!


音乐用的是Two Steps From Hell的Victory,写之前有对过时间轴,稍晚单开一贴放一放时间轴吧…


前方ooc高亮预警!


音乐链接:Victory


【最好能带着音乐看啦!】


--------------------------------------


这是七月初的一个夜晚。


S市中心的步行街比往常更加热闹。这条步行街是每个游客都不愿错过的地方,本地人过夜生活也多半聚集于此。每到华灯初上,往往人头攒动。高楼上悬挂的巨幕循环播放着时装广告,老字号酒店执着地挂着霓虹灯招牌,在夜幕之下显出几分过去的味道,新式糖果店造型独特,大门敞开,里边光怪陆离,就像邀请顾客前往探险。奶茶店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灯光昏暗的酒吧里轻声放着慢摇,一切似乎与往常无异。


除去一点。


从下午开始,步行街中央的广场上就开始聚集起人群。三三两两的人结伴而来,互相都不认识,却又毫不意外在此相遇。他们向陌生人问好,然后寻一处地方坐下,攀谈起来丝毫不觉时间漫长。等到夜幕降临,涌来的人群逐渐数量庞大起来。他们穿着颜色分明的外套,挥舞着手中的旗帜、横幅,就像在赴一场盛大的约定。


如果凑近去他们,大概会听到诸如此类的对话:


“妈的,药家那帮孙子,又在嚷嚷什么剑圣让位,打赢我们十四岁新人很了不起哦?黄少单手就能虐他们好吗?”


……


 “你往那边瞄一眼,你看那几个霸图的,是不是想干架?哎对起来了对起来了,对起来的是哪家的,嘉世——嘉世?邱非也来不了吧,嘉世瞎凑什么热闹?诶哟要打起来了要打起来了!我们帮不帮?算了,让他们干去,一锅端了拉倒。”


……


“韩队没去?我天,哪家孙子出的消息?韩队不去,那之前的推测不都白瞎?哈哈哈茶小夏,茶小夏你也有今天!不过说起来…叶修不会上吧?”


……


记者、评论员、各个战队的粉丝各聚一处,天南海北地聊,时不时擦枪走火骂上一发,撑死不过约个竞技场,真打起来倒不至于。八点快到了,没人想在这节骨眼上出事。


首届荣耀世界邀请赛的名单迟迟不出,卖足了关子,联盟最后放出消息,决定在电视同步直播一支宣传片,同时宣告名单。而这支宣传片的同步公映权,则被S市步行街当即买断,价格之高让人望而生畏。


虽说在哪里看都是直播,却还是有很多狂热粉丝飞到了现场。轮回本地的自然不必说,像微草、霸图、蓝雨、兴欣,这些拥有一大把全明星选手的战队,无论如何都会有人入选,粉丝的路费不会白掏,自然愿意狂欢一把。


而像虚空、烟雨、雷霆,这些战队也有不凡的当家选手,至于能不能入选,却是未知。预测版本出了无数,有些人总是牢牢占据一席,有些人滑进滑出,然而谁也不敢打包票。这些战队的粉丝眼下就像是电影节等颁奖,一半兴奋一半忐忑。


另外还有一些战队,那希望就显得很渺茫了,现场粉丝也寥寥无几,多半是来赶这一场热闹。毕竟,除去对自家主队的爱,他们对荣耀的爱也是一样的分量。


八点。


广场前方的巨幕播完了最后一支广告,重新暗了下去。光亮突然消失,交谈的人群瞬间被吸引了注意力,噪杂的声音一下子轻了大半。


然后,广场上遍布的音箱同时开始了播放。弦乐在紧张的节奏中慢慢积蓄着张力,第一副画面也在黑暗中慢慢浮现。这是一片昏暗的森林,镜头随着音乐的节奏徐徐向前,无人问津的密林、满地的浆果松针、若隐若现的阳光,揭开了今晚的序幕。


格林之森。荣耀最低级副本,每一个玩家最初的起点。


荣耀向来以画面精良著称,逼真的第一人称视角让无数玩家沉迷其中。而这支预告片中的画面,却比游戏中更加精致。一半是初见的熟悉,一半是当下的惊艳。只这一个画面,就让很多人摒住了呼吸。


几拍之后,画面突转。穿梭,飞跃,前进,蛰伏。滴滴答答的水声,悬挂下来的织网,初次面临恐惧,然后无畏向前——蜘蛛洞穴。


还未等观众说出这个名字,画面又是一个突转。之后,节奏陡然变快,一个接一个,骷髅墓地,冰霜森林,埋骨之地,…一线峡谷。


曾经走过的场景,颠覆式的画面,流畅的衔接,不过三十秒,已经勾出了很多人的眼泪。荣耀,他们在心里默念着,荣耀。今天他们在这里,仰望,欢送,祝福,出征的是职业选手,但这是属于他们每个人的世界。


他们,与有荣焉。


枪响。


枪响!


一线峡谷的清晨,薄雾之下,枪声大作。


画面飞速地向前奔过,枪声一刻不曾停止。


人群中一声惊呼:“周泽楷!”


国家队公布的第一个角色,第一位选手。一枪穿云,周泽楷。


一线峡谷深处,神枪手的风衣鼓鼓作响,枪声惊起鸟鸣,子弹划破浓雾,他持枪而立,朝着朝阳喷薄而出的方向。


谁也没想到,第一个公布的,竟然就是周泽楷。他入选,毫无异议,无论谁的榜单上都不可能将他踢出去;但是,第一个公布——


太突然了,太惊人了,太出乎意料了。


一枪穿云上半身入画,然后画面定格,印成恒固的模样。边上配了三行字:


周泽楷,一枪穿云,枪王。


现场轮回的粉丝被枪声打了个措不及防,等到这一刻才想起来,跟着大声喊道:


“周泽楷!”


“荣耀第一人!”


“子弹所及之处,周泽楷即是规则!”


呼声慢了半拍,声势却半点不减,铺天盖地。周泽楷的粉丝那是根本数不过来,更别提还是在S市了,一时间呼声响彻夜空,将老远之外电影院门口的群众都吓了一跳。


枪响不停,画面几个旋转,来到开阔的平原之上。这儿本是绿草如茵,可如今却是一片屠戮场。撞击,鲜血,四处是哀号。然后,在这之中——


唐三打!


流氓从外围杀进,一路横扫,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傲气张扬:这是我的战场,没有人能阻挡我的道路!


呼啸的粉丝一下子哭喊出声。


“以下克上!”


没有喊角色的名字,也没有呼喊操作者,这是唐昊封王之战的口号,是他们永不能忘却的荣耀。唐昊,从冷板凳坐起的选手,就凭着一双手,成为核心,打倒前辈,一路走到今天。以下克上,将跟随着唐昊的名字,直到他退役的那一天。


果然,画面定格之后,也是三行字:唐昊,唐三打,以下克上。


与此同时,B市,中国队训练室。


“小唐的人气比小周差远了。”叶修一刀戳上去。


他们正在看电视直播,粉丝呼喊的热度对比是很明显的。


“那是S市,轮回主场。”唐昊强调。


“就算搁你们N市,也是小周人气高。”叶修说。


唐昊一口气憋在心口,半天说出一句:“那又怎样?”


结果没人理他,叶修随口插了一刀,转头就专心看直播去了。唐昊尴尬,只好也抬头盯着电视。


画面突转,乐声激昂。


一杆却邪挑破长空,红袍的战斗法师俯冲而下。红袍翻滚的地方,他是唯一的焦点。他曾冲破繁花血景,他曾挑落大漠孤烟,他曾带领嘉世三度登顶,建起第一个王朝。


角色可以易主,光辉永不磨灭。在很多老玩家的心里,一叶之秋永远是最初的样子,以一人之力,扛起整个嘉世。


孙翔,一叶之秋,斗神。


三行字一出,起码一半的人沉默了。一叶之秋,叶秋,这两个名字缔结得如此紧密,他们到现在还不能习惯。然而沉默只持续了一瞬,因为轮回的粉丝早就喊出了声:


“斗神!”


过去的将永被铭记,未来也不可辜负。


这是中国队的出征,这是整个属于整个国度的荣耀——


“斗神!”


呼声响彻云霄。


鼓声从未停止,下一瞬间,侧面翻滚,又一个角色出现在这片正承载战斗的土地上。气功师翻滚的瞬间就是一个大招,这回竟是直直地朝着屏幕而来,铺天盖地的气势竟逼真如在眼前。


全场一片惊叫。


方锐,海无量,出人意表。


“出人意表,他们是在说你猥琐吧?是蛮出人意表的!”黄少天一拳捶在桌子上,狂笑不止。


“你出来了黄少,专心看吧。”方锐很冷静。这种垃圾话的攻击,他根本没在听的。


黄少天果真出场了。


剑锋一闪而过,剑客还不见踪影。只这一瞬,现场已经有人喊了出来:


“黄少天!”


下一秒,夜雨声烦出现在了画面中。剑锋变幻如影,剑客眼中不见惧色。最冷静的机会主义者,真正的刺客。他在战场中穿梭,画面跟随,迅疾如风。平日里的转播,大家都只能见到黄少天突然冒出来的那一瞬间,这支短片里,竟然生生跟着他的步伐,在血海中呈现出一场最为精彩的寻觅。


剑锋向前,直指目标。


六道光柱从天而降。


画面一个翻滚,战场之外,密林之前,术士刚刚结束吟唱。宽大的兜帽遮住了神色,手杖深深嵌进泥土,他就像噩梦中的巫者,黑暗在他的身后,火海在他的前方。


剑所指的地方,诅咒也如影随形。


定格的画面一切为二。黄少天,夜雨声烦。喻文州,索克萨尔。


剑与诅咒。


四个字一出,现场蓝雨的粉丝已经快要疯了。他们什么也不顾了,互相拥抱在一起,一边呼喊,一边落泪。


“还带组合的?”肖时钦吃惊。


“肯定不止一对组合。”张新杰说,“否则,这样的安排不合理。”


“我们这儿,还有谁是组合?”楚云秀东看西看,最后把目光锁定在了苏沐橙身上。


“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显然不是以组合出现的。”王杰希说,“不是他们。”


“那就拭目以待吧。”张新杰不作多言,结束了话题。


这时候,现场已经被点爆了。剑与诅咒之后,音乐又上了一个高潮,这回加入了一个高昂空灵的女声哼唱,同时——


山坡的顶端,夕阳之下,牧师缓缓将十字架举向天空。狂风大作,好像要将这个单薄的身躯撕成碎片,白色长袍迎风飘荡,但他巍然不动。他高举的右手紧握着力量,抿唇是不容更改的决心。


白光从至高之处铺开,直射而下,如刀般锋利,一瞬间就吞没了整片燃烧的战场。


张新杰,石不转,后背相交。


联盟第一治疗,霸图战队七年来的后盾。向前,向前,只管向前,对于石不转,可以放心地将后背相交。攻击可以拼尽全力,防守,只要张新杰一人就可以。


又是一次视角的疯狂旋转,白光渐渐隐去。一声长鸣,燃烧的火鸟从战场另一端俯冲而下,直扑进最凶险的地方。


画面猛地飞跃,穿过整片平原,刚刚放出火鸟的元素法师,正缓缓地走向战场。


这一回,惊叫的不止是观众了。


“秀秀你怎么变——”苏沐橙都惊讶了。


画面中央,那个走向战场的背影一如既往地果决,衣袂翩然,长发飘扬。


这是楚云秀的气质,却不完全是她的角色。


屏幕这时候给出了答案:楚云秀,风城烟雨,强攻法师。


楚云秀其实已经有了要转型的迹象,但是在此之前,由于烟雨战队整体的偏软,她确实一直在扮演强攻法师的角色。这是她的标记,也是风城烟雨的标记。


“这是反差,”喻文州说,“比起硬汉风城烟雨,观众更容易被秀秀感动。”


确实,现场的烟雨粉丝并不占多数,但是此刻就连轮回的人群里也能听到高呼:


“楚云秀!”


直接跳过了标签和角色,直接喊出选手名字,这种待遇,刚才只有周泽楷和黄少天才有。


还未被战火波及的另一边,机械声悄然响起。


瞬息之间,卷土而来,恍若一场灭世。


它们的操纵者也终于现身,现场的某个角落传来了数量不多却足以引人注目的欢呼:


“队长!”


“战术之王!”


别人家粉丝聚集的地方,雷霆战队的职业选手竟然亲自上阵了,电视机前的那批人也是目瞪口呆。其中叫得最欢快的当属戴妍琦,直播镜头切过去之后,她竟然还愉快地挥着手:


“队长,看得到吗?加油哦!各位前辈也加油!等你们的好消息!”


此时,画面也已经定格:


肖时钦,生灵灭,逆天而行。


四大战术大师之一的肖时钦,从未在职业联赛里指挥过豪门战队,却带领着雷霆几次杀进季后赛。尤其是第十赛季时,他已经不再听天命,而是有了一副逆天而行的架势。雷霆所能做的,一定要做到,不能做的,也要拼尽全力做到。


他们缺技术,缺装备,缺钱,缺很多东西。但他们不缺赢得冠军的心。这一次,在国家队,与这样一群人并肩作战,肖时钦能发挥出怎样的光芒?


期待他的,可不止雷霆战队的人。


“我天,这标签好耻…”没有粉丝在场,不必顾忌形象,肖时钦直接就捂脸了。


“我觉得挺好,”叶修说,“要不换个什么?穷不改志?”


“算了,还是逆天吧。”肖时钦有气无力。


此刻,画面又是一转。冰阵在战场上划出瞩目的位置,暗阵、刀阵、炎阵,一个一个套落下来,然后它们在一瞬间齐齐爆发,鬼神之力四处流窜,生灵哀号,无可抵挡。


快,真的很快,在这支宣传片里,每个人的行动都奇快无比。这当然是为了剪辑节奏的需要,毕竟不能大家坐下来看你技能唱CD。可是逢山鬼泣好像却比其他人更快一筹——


不,没有。鬼阵在土地上肆意铺开的时候,画面给到了鬼剑士。他没有放出全部的鬼阵,而是只有一半。另外的一半,就好像是凭空出现,无人在那里,鬼阵却一个个降落,和逢山鬼泣的节奏紧紧拼贴,一步不落。这是?!


“双鬼拍阵。”张新杰说。


“这种形式的搭档。”喻文州也说。


现场的观众比他们慢一些,但到底还是有人看出来了。惊叫声一浪盖过一浪,直到屏幕上打出定格。


李轩,逢山鬼泣,双鬼拍阵。


在他的背后,还有一个人的影子。他的名字没有出现在屏幕上,他的身影也没有色彩,但他就在逢山鬼泣的身后,没有人可以忽视他的存在。


吴羽策没有来,但他在这里。很多选手都没有来,但他们都在。训练室里坐着十四个人,短片里出现十四个角色,但在他们身后,还站着几十个职业选手,还站着数以万计的荣耀玩家。


剑客的锋芒划破天际,术士在血与火之间吟唱,牧师踏着满地尸体前行,元素法师抬手凝聚出骇人的力量,机械遍地噶噶作响,鬼阵铺开绚烂的光芒——


炮响!


画面飞驰。林间高低上,沐雨橙风的火力覆盖向每一处需要的地方。


苏沐橙,沐雨橙风,首席枪炮师。


至此,七人的画面一个一个地定格,等到七个部分都定下之后,巨幕下方赫然是四个大字:


黄金一代。


现场很多人在这时候哭出了声。有人在喊,“他们是我一生的荣耀”,也有人喊,“他们的名字,就是一场盛世”,更多的人默默地抬头凝望。


这时候,画面终于从战场上脱离,几次天旋地转之后,来到了神之领域。和开始时一样,同样是地图和副本的穿越回放,同样是精美画面的重现和剪辑。这段回放持续了半分钟,观众的情绪借此稍稍平复了一些。嚎啕大哭的已经止住,跪地不起的也都恢复过来。


画面是神之领域的夜晚,一场大战之后,这样的场景显得无比安宁。


骤然!焰火在天空中绽放。


一朵,两朵,五朵,十朵……


慢慢下移,焰火还在绽放?


不是焰火!是枪声,是炮火!


绚烂的光影,密集的枪声,画面在枪林弹雨见穿梭,火光在夜空下生辉。在光影的尽头,百花缭乱双手持枪,近乎癫狂。


像极了那几个赛季苦苦支撑的张佳乐。只剩下他一个人,一个人的百花,也要绽放。


但是——枪林弹雨之中,杀出了血光!在枪炮的掩护之下,仿佛有一把重剑,在战斗,在燃烧,不识剑影,但见血光。


枪响,雷鸣,剑起。繁花血景。


现场观众好不容易平复的情绪,一下子就又崩溃了。


“还是组合?”孙翔问。


没人回答。张佳乐盯着屏幕,良久不言。


张佳乐,百花缭乱,繁花血景。在他的背后,也有一道影子,举着重剑护他左右,与他一同杀出过半个盛世王朝。


画面突然天旋地转。和之前的切换手段不同,这一回更像是先前追踪夜雨声烦时的状态,比那时更乱,更快,更没有条理。而它追踪的人——


魔道学者一扬斗篷,剔透的粉末纷纷扬扬地落下,和下边的光影血色交织,成了夜空中独一无二的景象。


王杰希,王不留行,魔术师。


没有人能抓到他的踪迹,没有人能攻破他的行进。他就撞着新秀墙一路走来,直到为了团队改变自己,也不曾被真正攻下。


枪响,枪又在响!不是百花缭乱的枪声,它来自夜空中另一个方向。


画面从天空一跃而下,穿过层层障碍,观众见到了清晨薄雾中的人。


一枪穿云,周泽楷。


“我去,你怎么有两次出场?”黄少天忿忿不平。


“你也有两次。”楚云秀说。


“估计有一行新字幕,和黄金一代类似。”张新杰立即分析出了结论。


果然。


魔道学者在整片区域里放手穿梭,百花光影将黑夜点亮如白昼,一枪穿云的子弹就像剑一样肆意挥舞。三人的画面一个一个定格,然后下方又是四个字:


势不可挡。


王杰希,无解。周泽楷,无解。张佳乐,那是连命都不要的家伙,在不熟悉的选手那里,同样无解。


中国队,势不可挡。


现场气氛第二次到了疯狂的边缘。这时三人的定格猛地碎裂,画面一转,向着遥远的地方。


遥远的山丘上,一道身影独自伫立。


天边渐渐泛起白色,即将又是一个黎明。那到身影就立在原地,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凝望。


画面越来越近,雾气越来越浅,晨光越来越明亮。


散人手中执着伞柄,迈步向前而去,不曾停滞,不曾回头。在他身后,唐三打、海无量、一叶之秋、一枪穿云、沐雨橙风、索克萨尔…


一个一个的身影慢慢出现,他们都迈着一致的步伐,向着东方而去。


没有定格,也没有字幕。但是每一个荣耀玩家都知道那人的名字。


叶修,君莫笑。


不需要标签,不需要解释。如果有一个人,有足够的资格站在山顶,能够带领这批人共同前进,那他只能是叶修,只能是现在的君莫笑。


最激昂的一段过去,音乐陡然变轻,愈来愈轻,渐渐消失。


十四个身影也慢慢走进了白光之中。他们的出征之路刚刚开始,未来还很漫长。


巨幕渐渐暗下去,正中央的两个字慢慢浮现。


荣耀。


然后,下方一行小字,也悄然展开:


首届世界邀请赛,中国队。


----------------------------------------


再放一遍歌的链接!


Victory


以及,稍晚贴一下做成短片的时间轴?就是几分几秒是文中哪位出场的瞬间之类的…


【写的时候脑子轴,错了好多次,把唐昊跟李轩打反什么的,还有我经常干的打错账号卡名字什么的,请小天使们一定要告诉我呀qwq!】

#减少车祸,挽救苏沐秋##转##全职高手#

江城万世。:

叶飞扬★:



月见明珏_栎汣太太平安真好:







倚君知桀。:















 这是一个由全职高手粉丝发起的社会活动, 希望通过宣传减少交通意外事故的发生, 从而挽救那些不必要逝去的生命。 每一个被车轮夺走的生命都拥有他们的梦想, 不要让这些梦想尚未起航便夭折。 如果你看过全职高手,无论是新入坑还是死忠粉,你一定知道千机伞这件可变形态的自制银武,天才般的作品。 那么你一定不会对他的制造者陌生,苏沐橙的哥哥,被昵称为伞哥的苏沐秋。 他的死因也是众所周知的,在他十八岁那年,一场车祸夺去了他的生命,也夺去了他关于荣耀的一切梦想。 但不知道你是否清楚,据中国历年交通事故死亡人数官方统计,2001年整年,交通事故死亡人数达10万6千人,平均每天死亡300人,每5分钟就有一条生命在全国的任意角落,被车轮撕碎。 他们当中,也许有一起驾车出游的家庭,在意外发生前其乐融融,拥有着幸福的小日子。也许有刚刚考上大学的学子,不算太殷实的家庭供出这么个高材生来,父母亲骄傲得忘了所有疲惫。 也许还有像伞哥这样的年轻人,怀揣着梦想和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幻想,心里几乎是胀满了按耐不住的兴奋,即便是不太听得懂游戏的妹妹也忍不住要拉着说几遍,信誓旦旦地发誓:沐橙你放心,你哥哥我这么厉害,绝对能在联盟里打他们个落花流水的。 然而这一切,却随着“砰——”的一声异响,全部化为泡影。 如今,交通事故已成为“世界第一害”,而中国是世界上交通事故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之一。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中国交通事故年死亡人数首次超过五万人至今,中国内地每年交通事故50万起,因交通事故死亡人数均超过10万人,每年。 而从2003年开始,这样的情况有所好转,当年交通意外死亡人数10.4万人,出现了十年以来的首次下降,其中非典期间事故下降明显。 此后的八年内,每年的事故死亡人数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尤其是零八年由于奥运会开展期间道路交通安全攻坚战,交通意外死亡人数为7.3万,同比下降近10%。 这说明,通过宣传和控制,可以有效地减少交通意外的发生,挽救那些不必要的死亡。 然而这些与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请看下面这组数据。 据2012年7月份全国机动车总数调查统计,2012年上半年全国机动车和驾驶人保持快速增长趋势,截止6月底,全国机动车总保有量达2.33亿辆,其中汽车1.14亿辆,摩托车1.03亿辆。全国机动车驾驶人达2.47亿人,其中汽车驾驶人1.86亿人。 按照这个数据来进行计算的话,平均每7人中就有一位驾驶人(此处单指汽车),每11个人就拥有一辆车。也就是说,你和你的邻居,两三个家庭中就有一辆车。 2004年中国道路交通事故死亡人数达9.4万人,居世界第一。驾驶员是道路交通安全最重要的影响因素。2004年因驾驶员因素导致的交通事故占总数的89.8%,造成的死亡人数、受伤人数分别占到了总数的87.4%和90.6%。(来源:新华网) 应该有很多人都听说过“七人定律”这个社会学理论,每一个人,都能通过6个人,认识到世界上的任何第七个人。 我并不清楚全职粉的具体数目,虫爹(全职高手作者蝴蝶蓝)的微博粉丝数量是17万,今天五月份叶修生日时据统计有20万网友为他庆生。 如果这20万人一起联合,参与活动进行宣传,能够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力? 每个人都从自己身边的那7个人做起,宣传交通安全,提醒自己及身边人小心驾驶,能否减少交通意外的发生,挽救那些像伞哥一样梦想尚未起航就夭折了的生命呢? 2015年夏天,苏沐秋因车祸去世,年仅18岁。 #减少车祸,挽救苏沐秋#
#求扩让更多人看到#












望天

莫八觉:

无法反驳[哭着说]

鏡:

咳(吐血)

有一天:

第二条已经悲惨的验证过了〒_〒

灼空:

反驳不了啊哈哈哈哈

璃茉流岚:

这么多人转我也要转转转

强颜欢笑丿扯痛了嘴角:

2333我在努力

白朝夢:

最近我的四喜就差肉林了,嘿嘿嘿

一攀一折向天涯:

哈哈哈看到这么多人都转我也要转!

苏小璟:

膝盖已烂

涂林未若:

无言以对

今天的白水卖安利了吗:

膝盖中箭

清修纳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黑犬过河。:

简直了……每次都和基友站对家,还被她说骨骼清奇( ´_ゝ`)

天飞家的狐狸:

混同人圈的无法反驳